蔡主任今天遛瓜了吗i

覆水难收 过好以后吧

小床上的大西瓜




04 爱不够都是借口

文/夏夏

就算未跟你游尽花都,可给你的都会做到。

陈秋实一觉睡到第二天九点,还是被蔡照轻轻唱着自己的新歌叫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用小手揉揉还没全睁开的眼睛,想动动身子转个身,然后觉得下半身就像高位截瘫了,完全不太能动,他正黏黏糊糊的说,咦怎么有点疼…突然想起来昨晚他和蔡照干了啥事,整张小脸瞬间涨的红红的,蔡照在旁边倚着手臂看着陈秋实的整个变化过程,眼睛里的笑意兜不住全溢在了嘴角,酒窝深深的好像能淹死陈秋实,看着旁边这个被自己吃干抹净的小兔子,蔡照就一个没忍住,用左手捞过陈秋实的脑袋来了个热吻,不停的用舌尖舔舐陈秋实的嘴唇,然后顺着口腔内膜来了一遍,再轻轻的用舌尖触碰陈秋实的小虎牙,一直到陈秋实的呼吸都急促了才停下来,陈秋实微微推开蔡照,抹了把嘴唇说,

“干什么呀,早上起来还没刷牙呢。”

蔡照看着眼前这个明明不好意思了还硬撑着的陈秋实,又一个没忍住,直接扑倒在了床上,又来了一遍深吻,吻到快擦枪走火了陈秋实一把推开蔡照进了浴室。
蔡照悻悻的看着陈秋实,想着今天要拍杂志封面,明天再讨要回来嘿嘿嘿。

陈秋实躲在浴室里并不知道蔡照此时的小心思,知道估计会掐死他。他打开淋浴器让热水从头顶一直流到脚跟,想真的清空脑子想想昨晚是不是头脑发热。两个艺人,虽然是cp组合,可这假戏真做就有点…
一想到假戏真做,陈秋实突然有点慌张,万一他其实没有很喜欢我怎么办,他不是直的吗,在那么突兀的情况下表白…怎么办他会不会不喜欢我啊,那我…
虽然没觉得掉价,就是觉得,有点难过。
因为很想让你,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在多远的距离和人潮中,最喜欢我。

可如果不是,我要怎么办。


陈秋实磨磨唧唧洗了快一个小时才出来,蔡照在外面都快昏睡过去了,看着陈秋实出来拿毛巾帮陈秋实擦头发,陈秋实身子稍稍往后偏了一下,没躲过去,心想那就算了吧,就当这温柔是给我的吧。
蔡照火速冲了个澡,因为有杂志拍摄,所以挑起衣服来也更精细一点,陈秋实在一旁站着,看着蔡照拿出各种正装还有领结往自己身上摆放,陈秋实也没吭声,拿手指了指放在床上的一套,努努嘴说,

“我觉得这套挺好。”

蔡照看了一眼陈秋实,轻轻的说了声嗯,然后就开始哼着小曲儿换衣服,赤裸着上身也不怕陈秋实看见,陈秋实脸一红赶紧跑了出去,蔡照眯起眼睛嘿嘿嘿的笑。
他怎么会知道这套衣服其实是陈秋实为自己看的,自己掏的钱拜托粉丝送的。
他也不知道,陈秋实看到自己的耀眼心情却高兴不起来。
那些心里的弯弯绕绕不说出来的话,就一辈子都藏起来了。


到了杂志拍摄的地点,蔡照一米九二的身高和低哑的嗓音唬住了化妆间所有的小女生,看着这些妹子头顶一个蔡照我要嫁你的牌子陈秋实无奈的在旁边坐下,其实今天本不用他过来,谁让蔡照死死拉住非要让他陪自己,说不然就要这样那样,陈秋实真是怕了才过来坐这儿等他。看着化妆师给他化妆,一会儿夸他小辫儿编的好,一会儿夸他酒窝好甜,一会儿夸他嗓音好苏,陈秋实整个人都炸毛觉得自己头顶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深呼吸,然后看着化妆师那D罩杯的胸不停的往蔡照脸上蹭,妈的,陈秋实憋不住了,咳嗽了一声,对蔡照说,

“先到外面去了,抽根烟。”

“好。”

从陈秋实的语气里没听出什么波澜,蔡照也就放任他去了。
陈秋实站在外面,天气不错,阳光洒下来还觉得有点热,陈秋实舔了下嘴唇,然后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也不点上,只是在指尖中晃悠,脑子里过了十八九道弯。

“蔡照你交了多少任女朋友啊?”

“可能…数不太清了…”

陈秋实想起以前的对话,心里有点烦躁。那个时候拍逆袭的时候,导演说要吻戏,本来说走位就可以,陈秋实脑子一抽说不用,自己是陈·真演员·秋实,这点戏怕什么。导演通知蔡照的时候,蔡照先愣了一下,眼神暗了暗,也没说什么。
真到要拍的时候,陈秋实躲在楼梯间抽了无数口烟,坐在台阶上身旁一堆有点火星的烟头,直到有人喊,秋实秋实开始了,快。陈秋实才站起身来,拍拍腿上的灰,嘴里呼了口气觉得全是烟味,就又吃了块口香糖。西瓜味的。
那场戏ng了三次,因为蔡照老憋不住就笑了,要么就是两个人都开始笑。第四次的时候,蔡照告诉自己深呼吸,然后看着眼前这撮黄毛告诉自己,吻下去。一点一点捉住面前人的嘴唇,然后细细的吮吸,好像喝了最喜欢的红酒一样沉溺。

那个时候蔡照在想,
想撬开他的牙关,
狠狠地亲吻,
然后吃进肚子里,
骨和肉一起。
还有,
西瓜味的吻。

那个时候花絮拍了很多,日常拍了很多,包括在咖啡馆里腿搭在蔡照身上,包括坐在蔡照腿上玩手机,包括美图发布会上的窃窃耳语,包括拉着蔡照手唱的棉花糖。

记得那次映客的访谈,问了一个什么问题,陈秋实没过脑子就说,

“没什么我这人入戏快出戏也快。”

说完眼帘又垂下来,拿手磨蹭一下裤子,再抬起头笑,一直笑。
其实那个时候就明白了,谁让我遇上了你。
百无一用的不止是书生,还有深情。

陈秋实乱七八糟想了好多好多,但还是在蔡照穿着自己最喜欢的那套衣服出来的时候闪亮了眼睛,然后看到后面跟着的女人,又黯淡了星光。陈秋实想,昨晚的那句我喜欢你,大概是最近太忙出现的耳鸣吧。
其实不是真的。
对吧。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敢碰。



“蔡照儿明晚出来一起吃饭怎么样?”

那女人远远地喊着,

“微信联系啊。”

蔡照看着在那儿站着的陈秋实,回头说了一句,

“不了,有事儿呢。”

陈秋实没吭声,径直往前走。蔡照在后年也不追,就在差一步的距离里跟着,过了一会儿问道,

“吃什么呀。”

陈秋实没回头。

“你看我今儿这一身好看吗?”

陈秋实没搭理。

“你怎么后来出来了?不舒服吗?”

陈秋实没支声。

蔡照自问自答了半天才感觉到前面的人情绪不对,跑了几步到陈秋实的面前,看这人眼眶有点红,也不知道怎么了,就伸手擦擦陈秋实的小脸蛋,柔声问道,

“怎么了?”

陈秋实猛的后退,然后头也不转的继续走。

“怎么了啊?我可是你的小男朋友呢…”

陈秋实听到的一瞬间耳朵尖红了几秒,继续沉默。

“别走这么快啊…我还饿着呢想吃东西。”

“那你他妈找那姑娘吃去啊?谁拦着你了吗?在我这儿说说说有意思吗?”

蔡照懵了,站在那里梳理了半天,也没懂陈秋实这爆发啥呢。但是凭着他多年经验此时应该有个强抱。
结果…

“蔡照你放开我,你他妈有病是不是?!”

蔡照一下冷了脸,

“你闹什么呢。”

“也没什么。”

蔡照猛的拽住了陈秋实,逼着他看自己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里好像有一层水雾。

“陈秋实,你好好说。”

“你昨天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是啊,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这样挺没意思的蔡照。我也一直都知道你是直的,笔直笔直的。所以,昨晚你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见,我说的话你就当一阵风,吹过去就散了,至于做了的事,算了吧。”
“真的,我没有要怎么样啊之类的,也没想要怎么样。”
“希望下次你见到喜欢的人的时候,你能把我喜欢你这句话收在心里婉转几百遍再说出来。”
“说错了哈哈,我又不是你喜欢的人。”
“那就这样吧,cp我应该还能撑,实在撑不下去就再说吧。”
“不要做朋友了吧。”
“散了吧。”


那些没说出口的话,就算了吧。

评论(5)

热度(6)